互联网
当前位置:时讯网 > 互联网 >

短视频剪辑师的生意江湖:月产 400 条,每条 600 元,到手 8000

2020-09-08 15:44:50 未知 浏览数: 时讯网

加班熬到凌晨两点,众美传媒剪辑师张路忍不住发了条朋友圈:我要爆炸了,大量招短视频剪辑。 近一个月,数千条淘宝短视频订单涌入这家MCN机构,与以往的订单数相比几乎翻了 10 倍。公司要求每个剪辑师一天剪 20 条,复杂点的(短视频)也得十五六条。再往前一...

加班熬到凌晨两点,众美传媒剪辑师张路忍不住发了条朋友圈:“我要爆炸了,大量招短视频剪辑。”

近一个月,数千条淘宝短视频订单涌入这家MCN机构,与以往的订单数相比几乎翻了 10 倍。公司要求每个剪辑师一天剪 20 条,“复杂点的(短视频)也得十五六条”。再往前一天,张路剪完第二十条片子时已是凌晨两点半,喝了一杯咖啡和三罐红牛才熬下来,刚买的眼药水已经用了一半,而这几乎已成为他的工作常态。

“淘宝官方鼓励商家做短视频,一下子订单就爆了。”业内人士告诉亿邦。张路称,淘宝小二的KPI就是上传到平台上的短视频数量,规定每个类目都要覆盖相当数量的短视频内容。知情商家向亿邦透露:“小二能触达的商家约 5 万家,每家被要求投放 100 条, 500 万条短视频即将涌入淘宝。”

一条短视频售价600- 800 元,张路一个月剪 400 条短视频,意味着公司能赚 24 万- 32 万元。但他的收入没变,还是每月 8000 元的固定工资。这让他很难兴奋起来,只觉得“很累,想要休息”。

短视频剪辑毛利率超50%

今年 7 月,突然有几十个品牌找到了众美传媒,提出短视频制作需求,大部分一个月要 100 条,也有要 300 条的。众美创始人白泽称,整个 8 月,众美传媒接了几千条短视频的活儿,“基本都是淘宝商家在采购”。

在此之前,众美传媒每个月大约接几百条短视频订单,赚十几万元,这部分收入只占公司总营收的5%。但 8 月,短视频收入暴涨至上百万元,占比达到20%。销售端感受最明显,代播可能一个月都开不了单,但短视频可以接好几单甚至十几单。

简橙、茉莉传媒、奇林智媒等MCN机构,短视频业务量近期也有明显提升。

8 月下半月,简橙接到 1000 条短视频订单,远超以往的十几条。由于短视频业务团队仅有两名员工,简橙一边安抚他们近期的超负荷工作,一边紧急扩招团队。众美告诉亿邦,业内部分机构把公司内部无法消化的订单直接外包出去,外包市场价格一般每条300- 800 元,靠差价也能赚不少。

某抖音MCN机构后期制作负责人大可告诉亿邦,他的主要工作是剪辑红人抖音账号所要发布的短视频,今年以来工作量增加了一倍以上。

大可团队共有 5 名剪辑师,负责 7 个抖音红人的后期制作。红人每场直播需要3- 4 个预热短视频,团队此前平均日工作量1- 2 条。今年以来,主播开播越来越频繁,忙起来一周得剪50- 60 条,平均每人每天1- 2 条,“加班两小时起”。

大可上大学时兼职剪辑企业宣传片和婚礼纪录片,大多一个月交付一条,现在工作节奏明显加快。在出版社、财经媒体等公司工作的短视频剪辑师,每周任务量约2- 3 条,只有大可的五分之一左右。

MCN公司乐见这一局面。

编导、摄影师和剪辑师都拿固定工资,刚毕业的短视频剪辑师每月工资 5000 元,1- 3 年经验的 8000 元至1. 2 万元,3- 5 年经验的1. 2 万元以上,总监级别大约月入两万元。一条短视频的平均人工成本 200 元左右,即使算上固定开支毛利率也能达到50%以上。

相比之下,MCN机构的另一主业务直播代运营行业平均毛利约30%,今年市场价格更是“被压到离谱”。白泽称,过去每月代播费五六万元很正常,现在降到了两三万元甚至几千元,“赚不到钱了”。“淘宝小二告诉我们,平台上的SKA(中上级优质商家)和KA(腰部有潜力商家)都被分完了,现在抢夺的是一些中小商家了,价格卖不高。”

短视频迎来“第二春”

风口之上成为新“电商宠儿”的短视频,迅速迎来了“第二春”。

2016 年被称为短视频元年,这一年诞生了以papi酱为代表的 3 分钟短视频网红,单支视频广告卖出了 22 万元的高价。 2018 年,短视频+电商的模式形成,“抖音同款”字样频频出现在商品介绍中,以抖音为代表的 15 秒短视频逐渐为用户熟知。 2019 年,薇娅、李佳琦单场直播破亿的惊人销售额抢去了短视频的电商热度。

今年,淘内短视频业务量暴增,背后是电商平台、商家、服务商三个关键角色发生了重要转变。

淘系App中,短视频出现在了首页更显眼、流量更大的位置,微淘内测全新改版变成短视频聚合页,淘宝直播App增设视频频道,淘宝特价版底部菜单栏新增短视频频道“看看”,与直播和关注频道并列。

亿邦获悉,手机淘宝“猜你喜欢”入口预计将在 10 月全部切换为短视频,部分类目的商家短视频数量不低于 400 条才能在双 11 期间获得曝光。知情商家称,今年 3 月,淘宝小二就在找各类目的TOP商家一对一地做站内短视频。

对于商家而言,二三月的新冠疫情为短视频风口爆发添了一把火。线上销售需要更大量的短视频种草和引流(至店铺/直播间),如在抖音、快手、小红书上进行短视频种草,并引流至淘宝、京东等电商平台。

MCN机构同样对短视频青睐有加。在短视频业务中,服务商收取的是内容制作费,并不承诺销售额,而直播代运营往往需要承诺店铺涨粉、销售业绩等硬性要求。“短视频是一锤子买卖,代播是需要持续跟进的,占用的人力成本更大。”

除了平台、商家、服务商三方力量的共同推动外,短视频业务量的大爆发还有一个大背景——直播间需要更多流量,创造更惊人的GMV(网站成交金额)。

从日活数据来看,各平台的直播和短视频业务差距明显。公开数据显示,每天有 1 亿人通过手机淘宝观看短视频;而淘宝直播 2019 年 6 月日活约 800 万- 1000 万(QuestMobile)。今年年初,抖音和快手的短视频日活分别达到 4 亿和 3 亿,远高于直播的日活数据。

自今年以来,各平台纷纷鼓励商家及主播利用短视频给直播间引流。 618 大促期间,淘宝提示商家,淘宝短视频已可在淘宝购前、购中、购后等多个重要流量位置露出,用短视频为直播蓄客、引流、持续传播,才能获得更高的销售额。

在抖音、快手上直播预热短视频已成为业内人士的常规操作,比如用短视频预告直播时间,剧透直播间即将上架的商品和价格,导购讲解商品细节等。一位今年开启主播带货职业生涯的实体店导购员告诉亿邦,“以前制作一个干货短视频、创意短视频需要一周甚至更久,现在一天可以发十几条,甚至几十条。”

可能比付费流量更划算

在平台敦促下,服饰电商老张今年上半年组建了一支 6 人的短视频团队,以任务量和转评赞数据进行考核。他计划先积攒短视频数量,甚至直接把抖音视频搬运到淘宝上,用海量内容测试淘宝的内容分发逻辑。

大多数淘宝商家和老张一样,抱着“先铺量,测算法,再求质”的想法。

捕捉到商家需求即将发生变化,白泽计划招聘更多内容策划方面的人才。“现在要求每人每天出 20 条,是因为有模板,编导摄影拍的片子也比较容易剪辑,将来是比内容。”

大可也在短视频后期制作上感受到了明显的变化。过去,只要出好编导脚本、完成拍摄,后期团队加音乐、音效、字幕,基础调色之后就成片,十几秒的预热短视频2- 3 个小时即可出炉。但现在,主播对颜色、皮肤、滤镜的要求更加精细化,后期程序更多,耗费的时间也长达三四个小时甚至更久。

“以前用PR、AE等工具就可以解决,现在还需要不断去学习达芬奇这类调色软件,达到更好的短视频效果。抖音新出了什么特效,火了什么音乐,我们也必须马上跟上。”

电商圈的普遍共识是,再打造一个像李佳琦、辛巴这样的综合类达人账号已经很难,但垂直化、精致化、专业化的内容依然有机会成为黑马。

2019 年 12 月,涨粉最快的抖音达人是有“彩妆专家”人设的“仙姆SamChak”,靠美妆护肤短视频吸粉 25 万的快手达人“别问王爹”直播转化率高达25%,销售额超过当时粉丝 400 万的美妆博主“道上都叫我赤木刚宪”。

“做短视频就像一场博弈,如果内容做得好、热点蹭得到,内容流量可能比付费流量更划算。”业内人士告诉亿邦。淘宝直通车、抖音dou+、小红书薯条等平台付费流量有统一定价,但用短视频获取流量的成本是浮动的。

白泽预判,短视频爆单的情况至少会持续到今年下半年。在 2020 年双 11 商家大会上,淘宝官方建议商家自 8 月 20 日起,做到70%的货品有短视频内容覆盖,每个商品SKU(库存量单位)需有3- 5 条相关短视频。

当下阶段,商家用短视频记录老板的日常生活、直播花絮、创业故事、导购剧情、产品视觉等,容易操作且成本较低。但随着加入短视频赛道玩家越来越多,消费者的眼光也会越来越挑剔,大浪淘沙留下来的,仍将是靠内容质量取胜的选手。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凡未注明"稿件来源"的内容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;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,请作者联系我们删除,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,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;

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:时讯网

行业聚焦

一周排行每月关注